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北京旅游 > 北京旅游攻略 > 行至云蒙山

行至云蒙山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1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354
又是周一的早晨,红狼坐在寒冷的办公室中揉着依然疼痛的左脚满脸困倦的沉迷在记忆中美丽云蒙山青山碧水中。刚刚把出差在外的领导交待的几件琐事办完,剩下的是整整一天的自由时光,外面的天色依然阴沉,中央空调不知疲倦的送来阵阵阴风,不知周五的彩票号码是多少,真的盼着手上的三张彩票侥幸中的,从而可以抛开无尽的责任回到向往的自然中,哼哼,神秘的云蒙山山神,下次我绝不放过你。

周六早红狼被志志胁迫比预定发车时间7:30提前一刻钟打车赶到三夫。门口只有寥寥数人,又一次被这种没有时间观念的恶行打击,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也晚来算了。所幸贾氏夫妇、暴走卒如约准时前来,我们躲进布满各式装备的小屋中享受空调,调至16度的空调随着不断上升的人气近乎失灵。不断有熟识的面孔出现,西瓜、小草、飘带、中文、不鲁……大家前言不搭后语的尽兴聊着,直到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冲进来才作鸟兽散。

8:30,排队上车,老暴不知哪根神经发紧,硬拉着我们上两辆中巴的第一辆,应该不是因为电视台的女子也在那辆车上的缘故吧?果然如大队长张恒所说,我们竟然坐上了空调车,而且每人都有座位,看来腐败的生活愈演愈烈,或许会有那么一天,三夫同仁包机夏威夷海滩百日休闲游,不会太远了。老暴估算参加者共29人,被老贾唾骂,我们头车就有20人了,后面车里只有9人!这斯真敢开牙。汽车终于驶离三夫门口,沿路收容散兵游勇去也。

我们这辆新闻专列的工作正式开始,刚刚还在嬉笑不断的群众演员们一看到摄影机就象作了贼似的悄无声息,连忙将身躯缩到座位底下把玩起各自的鞋带,生怕污了全国人民的眼睛。幸好本节目的反一号只有张恒一人,我们也乐于行使好导演兼观众的角色。“卡、不行、从来。”为了三夫的光辉形象,一定得高标准严要求,要不是电视台的同志坚持电池不够用,没准他得不停的反反复复讲解说明直到云蒙山脚下。

两辆车走走停停,不断有人和总部联系请求支援,每见到斜倚大包翘首企盼面目可亲的人,就得象小巴一样“哥们,三夫一站云蒙山。”可怜二号车的空调彻底报废了,每每错车我们就对汗流浃背的他们作寒冷痛苦状,原来落井下石如此爽快。老暴为此一路吹嘘自己神奇的第六感,自称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并要求我们给他空调费,这个财迷,真的怀疑前两天打着伞偷偷领走500万的就是这斯侨状改扮,小心了,你这个王国栋女士。

李岩同志也来了,这个不幸的的人再次遇到了不幸,车子在与他的约定地点接到了另一位同志绝尘而去。不幸的人执著的要追上大部队,于是打车一路追来。全队40颗善良的心全系在了他的身上,各种可能遇到的不幸全被想了出来,如果一一应验,可怜的人已经典当了所有衣物裸着缩在出租后坐被司机打的鼻青脸肿迷失在火星表层,真是生不如死啊!经过密云后我们停车等待了半个小时,放弃前一分钟背负着151元车资的他终于出现了。

一路无话,车子从平原进入山区,路过密云水库,点缀着星星点点小山的辽阔湖面,身边的志志竟然无法相信水库是这个样子,或许她的头脑中水库应该是万里长城似的人工建筑围成的一片辽阔水域,可怜的山里孩子。在山与水之间车子不断爬升,起伏的山峦已经不再是天际的美景,好像又回到了南戴河波浪跳动的海滩,不过现在我们驾驭的远不止是那个漏气的破车胎了。能够背着大包随意的从此走过,一定是件非常遐意的事情。

云蒙山正是这一片山峦中的一角,大队长说过一套听来很完美的计划,里边提到了几个地名,从xx村穿过,顺云蒙山七条峡谷中的某一条上行,至某一神秘小径弃溪上山,抵达xx瀑布,攀上70度30米高的莲花绝壁至山顶万岁杨扎营,竖日穿越整座山脉至101国道,两辆车会在一座类似金沙江大桥的地方接应我们。据说在这一片神秘山脉迷路的人已不在少数,不过只要顺溪而下就一定能走出来。不知另一群迷路的笨笨会是谁

进入山门没多久高贵的空调车就不愿继续前进了,也好,本来就是来走路的,这么好的山谷小路不用自己的双脚一步步走过简直是对修路人的不敬。潇洒的背上大包按照要求分成3组,中大奖后买来新包新鞋新哨子颈上挂着新铃铛腰间别着新记步器包里装着新水袋除了相貌整个焕然一新的暴走卒继续连任本小组组长,老贾因为个子和他差不多高当了副组长,不过在整个两天的行程中好像他只能领导并大部分时间被领导于韩飞雪同志。

将自己最美丽的背影留给摄像机后,顺清凉的山谷小溪开始前进,走路机器中文象是上了发条的鸵鸟甩开两条长腿埋头前进,每隔五分钟就把包摘下取出些许物品,当我们疾步超过后又会在瞬间出现在我的眼前,留给我他高大的背影,呕,我的英雄,真是不服不行。远远的看到他又坐在路旁解开被囊,掏出一根银白色的三节棍,身旁山谷中有一只无助的小羊,走近才看清原来是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中文用过的三脚架。

在拦住中文杀羊后不久,因为等待蜿蜒1里的长队我和老贾老暴就地作第一次休整,和一个手提金属箱的朋友客气了一句“要是累了一会我帮你。”走出3步他就做瘫倒状,于是据称装了足量的电池胶片的的沉重箱子落入了我的手中,我举重若轻的拎着破盒子拼命追赶扬尘而去的老贾老暴,韩飞雪一点也不同情的笑我是卖冰棍的,还是志志好些“多沉呀,我帮你减减分量,有悄悄豆嘛,按批发价1块买五根”。

追上前面的二位,向他们讲解这个盒子有多重要,多象克林顿手上的核按钮的箱子,要不是关系好我才不放心让他俩拿呢。在我跪地上求他们之前总算转移到了老贾处,而后是老暴,看看被勒的鲜红如血的小手让他们骂去吧。第一次集体休整想偷偷转移这大累赘到别的组,被红飘带发现并送回。老暴命令我处理掉该物否则开除出组,可是另外的39人在一瞬间全成了陌生人,感觉这个神秘的箱子一定有隐身的作用,人情冷暖呀!

在和核按钮搏斗的一个小时里,曾经伸手援助我的有老暴、老贾、安斌……。恩人哪,我会记着你们的。本小组率先离开午餐地顺流而上,人工修成的路很快就没了,正午的太阳躲在阴云后面蒸腾着山谷中的我们。在一个溪流略宽的地方集体洗脚,并马上演变成打水仗,只要有人接近水边,无数的大小岩石如雨点般落入水中,溅起惊涛骇浪直拍来人,溪水是上天的恩赐,冰凉凉的沁人心脾,除了不知是谁将石头砸中我的脚趾外,真舒服。

将核按钮转交下一组轻装前进,溪水在山谷中长虫似的爬行,我们则在长虫上爬行。早就没有路了,一行人只能在大大小小被水冲刷了上万年各种形状的石头上跳跃,岩石的排列组合随着山势的增高越来越不科学,反反复复的从此岸涉到彼岸,路这个字在云蒙山的字典上根本就没有,溪流平坦处40人可以并排行进,而且决不会走出一条重样的轨迹。狭窄处只能鱼贯前行,在不掉入水中的情况下找不到第二个方向。

两壁的青山在我们这帮准山民看来并不算高大,但可以冲出七条蜿蜒数十里全是滚石铺地山的情趣确实与众不同。云蒙山多的是水,好像没有一处不曾没有溪流流过,比水多的是各种规格样式的石头从山顶到山脚,比石头多的是岩壁,不同角度不同颜色不同高矮的足以让攀岩者笑背了的岩壁林立在目光所及之处,而最多的就是绿色,山上蔓延的树是碧绿的,溪中淌过的水是清绿的,连水中的鱼儿也映着徐徐的淡绿。

风景的美丽随着路途的艰辛以平方的形式递增,所有对云蒙山的美好评价都是在一次次间隔越来越近的休息中萌发出来,因为跳跃势的前进必须保证目光不可以在即将被踏上的怪石上停留超过千分之一秒的时间,或许有点夸张,但是为了确保生命安全实在是没有时间欣赏沿途的美景。在美景与身体间我们只能做出无奈的选择,疲劳正在以立方的形式递增,我们如羚羊一样的跳跃,也是四足着地,只是比羚羊多背了个沉重的大包。

也许就是在这种目不暇接的应付脚下的岩石的情况下,我们迷失了入山的小径。全部40人中只有大队长和我们的小队长曾经穿越过云蒙峡谷,据说只要上行两个半小时然后转入右手一条明显的小路再走半小时就可以到达预定宿营地。但是三个半小时后我们依然没有找到那条躲起来的小路而且时间已经近六点,大队人马疲惫的原地待命,大队长一人超越了我们领先的小组继续上行了20分钟,依然没有收获

傍晚的山谷中充斥着一种细小的蝇类,无所顾忌的向我们的脸上撞来,上游的溪流已经不再有大块的岩石可以跳跃,只留下近乎无法攀爬的巨石横在面前,丛生的芦苇树枝下掩盖着黑漆漆的溪水,看到了几丛蛇蜕,幽静的山谷泛起了丝丝凉意,神秘的云蒙山山神开始摆出了一副不友好的姿态,藏起所有的路标让人们随意猜测。大队长和小队长进行了简单交流一致确认迷路了,而有点阴森的山谷中也没有一米平坦的地方可以扎营,于是下撤。

疲惫的人们从原定就应当在附近的宿营地的美梦中突然被残酷惊醒,而记忆中来路上也是一片狼及,难道真要撤回到山外,这一想法让人近乎绝望,而山里的夜来得又是异乎寻常的快。我们不得不开始快速原路返回,感觉自己象是一台过滤器,大量的喝水,同时大量的出汗,脸上的汗水简直比流泪还快,只是将清水加了点盐还给了小溪。向下的不断跳跃,谁也不想将这个夜留给暗处偷乐的云蒙山神。

在而后的途中,大队只象样的休整了一次,张恒则乘此机会向被认为是最可能的一条岔路攀去,希望可以找到错过的万岁杨。老贾和我还有16岁身高1米8的中学生李羽追随而去,这里简直是个地狱,阴暗潮湿的腐叶铺在地上,一条小溪戏弄我们似的总在最别扭的地方聚成水塘,死掉不知多久的枯树横在身前,只要轻轻一碰就随手而落,苔藓蜘蛛网粘忽忽的挂在每个放手的地方,我们义无反顾的爬行着,象是动物。

穿行在潮湿的丛林里,没有一丝人类的痕迹,即便我们走过的地方也旋即被腐叶覆盖,留不下任何足迹,感觉到黏在脸上的蜘蛛网被卷进了肺里,呼吸也变得费力。行至一块真正的巨石,没有任何的路可以绕过,只有两棵腐烂的树披着粘滑的苔藓站在一旁。这里我们空着手都暗暗退缩,更何况另外36个背着沉重行囊的人。于是下撤,队长脚上的旧伤已经无法遮掩,小马哥样的一拐一拐的滑着,他的坚强令我自愧不如!

回到谷地,集体下撤,队长让自觉体力好的同志分担一下同伴的背囊。要不是刚刚看到他刚毅的背影,我一定会将自己归类于体力不支的人,小时候被汽车碾过的左脚一直在隐隐作痛,没有一刻休息的疲惫重重的压过来。了不起的盖茨彼,了不起的张恒,连我也了不起起来。心细的西瓜温柔的问我行吗?一种男儿的骄傲顶住垮掉的身体接过年级已然不青的老哥的帐篷,行吗,把吗去了吧。

两罐酒精,两个睡袋,两顶帐篷,两个防潮垫,衣服,食品,加上不停的走了6个小时的我,不停的跳起来砸在疼痛的左脚上,在渐渐的夜色中疾行。速度越来越慢,身后中文和红飘带尽职尽责的断后,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不易,茫茫夜色中前面人的背影是那么的温馨,下山途中那块近两米的陡壁下托住我双脚的手不知是谁的,走过险滩为我照亮前程的手电光不知是谁的,站在陡峭的斜坡上拉我一把的人又是谁?患难中的朋友,朋友。

20:30分麻木的我终于看到了大部队,下撤了近三分之二后找到了唯一的一块宿营地,简直是天堂的一块沙地,一块近六十平米的沙地。大家摸黑互相协作搭起了帐篷,疲惫的马不停蹄的我在布置好别人和我温馨的家后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脱掉无数次落水湿透的鞋,扔掉裹在脚上的袜子,让全天最大的功臣这双疼痛疲惫湿漉漉的脚放在冰凉的沙上休息一下吧,真想后半生用手走路,从此将他们供起来,好棒的一双脚啊。

人是如此顽强的动物,疲惫的身体在触地3分钟后重新站起投入到如火如荼的晚餐战役中,安斌的夫人充分体现了中国劳动妇女的美德,主动承担起了烧饭的重任,而男队员们除了安斌外都积极配合安夫人的工作。而同组的女队员,贾夫人、志志、凳子、小鱼儿则充分体现了世界妇女的爱美之心,拎着各种洗漱用品化妆品到下游黑暗处洗澡去了。各处的手电光纷纷集中于那个方向,我的人在埋锅造饭,我的心却也随她们而去,嘻嘻。

女士们鲜艳亮丽的回来时饭刚刚做好,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只能用它盯着锅里滚动的面条,还有香喷喷的午餐肉呀,连续的高强度运动真的把红狼变成了饿狼。当我拨开众人咬到第一口肉的时候,老大哥暴走卒无情的训斥迎面泼来,先让李羽和女孩子吃。我只好含着自己的舌头退到一边去,他是泰坦尼克的老船长,我就是那个开枪自杀的水手。绅士风度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已做了一天的绅士,还差这一跺脚吗?

我和老贾老暴坐在外围看着斯文的女士们甩开腮帮子吃,一点儿也不心动。两只锅一起煮面,她们谈笑风生的干掉了4锅,好不易等到她们有了饱的意思,端着饭盒的不鲁狼循着味道溜了过来,满嘴的甜言蜜语,说得梳洗已毕饱餐战饭的小姐们眉开眼笑,接过他的饭盒就要盛。我们外围的几位绅士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呲着牙咆哮而上,好个老狼也不扫听扫听这是谁的地盘,呛姑娘我是管不了了,虎口夺食除非你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拿铁锨拍死不鲁狼后,美美的吃了一顿,还要不时防着侵略者肮脏的双手。拿出珍藏的二锅头,悠闲的赏着阴沉天空仅有的两颗暗星,不再狂奔,不再匆忙,吃着小菜,抽着纸烟,生活多美好!好志志一口肉也不吃,咬了几片饼干后就开始抱膝坐在小河边冥想,真不错。贾氏在数落着老贾一生缺点伴在他身旁,凳子和小鱼互相吹捧安慰,安斌则目光温柔的夸着自己媳妇贤惠,老暴和李岩可能是互相依偎着看星星,我在看着……

不死的不鲁老狼和绳子、骆驼几个孤寂的男同志燃起一丛篝火放声歌唱,几首老歌动情处总是引来暗处四散的附和,歌声在山谷中回响。中文烧了很好的茶,红飘带叼着烟守着他,总是有伤心事的女西瓜躺在女小草腿上感叹人生,每一个人在这片山谷中寻到了久违的自由,被城里污浊的空气,犯着漂白粉味道的水,狭小的空间,恼人的燥热,无尽的压力摧残的我们深爱着这份自由,所以才会如此艰辛的躺到这山谷里。

0:00左右疲倦的我们进入梦乡,营地上空飘荡起荡气回肠的鼾声,抱怨之声不绝,自己一个人在僻静处的三人帐篷中躺下,暗自庆幸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上一夜了,才发现这个可爱的帐篷的蚊帐拉链是坏的,头顶上的通风口是死膛的,后面的窗户被外帐堵了个严严实实,扎营的位置是下坡,还得不停的和地心引力较劲。唉,岂能尽如人意,不过比起前几次三个人挤在一个帐篷里还是不错的。又是一夜的辗转反侧。

2000年7月9日清晨6:00红狼实在是赖不住温暖的帐篷,睡眼惺忪的从中坐起,拉开帐篷门,看到的是这样的景致。营地坐落在一片高地上,四面全是同样身材的绿色青山,奔腾的溪水绕着营地脚下欢快而过,山谷内飘荡着清早凉爽的微风,志志坐在水边岩石旁梳洗打扮,在我的目光落在她娇小的背影的一刻,回过头来,相视一笑,真的爱上了这美丽小谷的美丽清晨。

身后营地嘈杂声渐起,各种带着幸福疲惫写意的睡脸从22顶帐篷中露了出来,最多的争论还是昨夜经久回荡于营地上空的鼾声,互相推诿、辩白,真是无赖。一群人熙熙攘攘的挤在溪边洗脸刷牙吊嗓子,乘人不备向水中丢一块石头,溅起点点水花好心的为别人洗脸。而后生火作早饭,贾家的三袋速溶咖啡泡了两锅水被十几人痛饮,,不鲁狼又寻着味道冒了出来,抢走了烧水的我的唯一一口咖啡,还是凳子匀了一口给我,太浓了,真是一种享受。

早饭如风卷残云,共产国际的成员掏出被囊中的所有食品,一层层的人挤进来伸出端着各种家拾的手,我们一锅一锅的煮粥切饼开罐头,象是为非洲难民开流水席。老暴完全投入到配置本年度最受欢迎的速食粥运动中,不停的加米加肉松,可能是上次南戴河吃粥受了刺激,这个可怜人。我在不停的切,把目光所及的东西分成份,因为把饼剁得太小遭到唾骂,我容易嘛。这里特别要提到李岩同志提供的肉酱,堪称经典美味,什么牌子的请告知。

当一个个吃的肚歪的战友倒下后,我们几个厨子才开始用工作餐。两个电视台女子下到溪边为众人刷锅洗碗,怎么也不能放过这些贤良的姑娘。一跃而起“有人在刷锅哪!”率先跳上高岗捡起石头向水中抛去,身后营地的男男女女蜂拥而上,砖头瓦块劈头盖脸的向两位不幸女子脚下的溪中飞去,惊起一滩鸥鹭。当摄像机抢拍遇难女子后转向我们,连忙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是清白的,人群散开,只有可爱的志志难堪的背着握着两块石头的双手愣在原地,又被捏获了,一定要打电话告诉妈妈上镜了。

嬉笑闹骂结束已是9:00,大队长让群众们表决今日动向,最后16人继续穿越云蒙神山,大部队原路返回到山下由高手李丹小姐带领寻安全地点攀岩。收拾好营地和女队员依依惜别,我收下她们所有食物,将无用的帐篷转交凳子。志志收下小鱼的两个茶鸡蛋,留下家里的电话号码嘱咐李岩告诉她哥哥,要是今夜回不来就再也不回来了。(可能是我想歪了) 就这样我们继续执著上路再次拜访这位害羞的山神。

原路上去,少了负担加上一夜的休整,行进速度大幅提高。大队长的计划是攀登到昨日下撤处,沿途探索可能的几条上山小径,因为攀岩保护设备留给了大部队,所以一旦寻到正确的道路就绕过莲花绝壁,以最短的时间穿越原定两天行程的山脉,争取在午夜前赶到101国道寻车返京,如果到下撤处之前仍然没有寻到小径,就继续朔溪而上,到时视情况而定。真是一份可以和昨日计划相媲美的计划,但是山神却又给了我们一份意外。

离开大部队的一个小时里16人小队没有一刻停留的快速前进,谁都希望今夜可以睡到自己的床上。阴沉的天空让我想起了天气预报宣布的雷阵雨,不会这么背吧。眼看着我们前进方向的山顶上阴云密布,只能无奈的加速前进,希望可以在雨下起来之前寻到小径。转瞬之间太阳出来了,烈日当头,汗水象是要从汗毛孔中喷出来。古怪的天气,志志和韩非雪慌忙掏出防晒霜一边疾行一边涂抹。神奇的防晒霜,好像她们抹上后从未有过作用。

这个神话再次应验,还没来得及收起防晒霜的瓶子,天就再次阴了下来,雨终于来了,起初只是星星点点洒在脸上,旋即有人从两壁的山崖泼水下来。小队急忙原地止步掏出雨衣罩上,一次性雨衣象是粘在一起怎么也穿不上,雨水在一分钟内打湿全身衣物,好不易套在了身上,雨停了,我都被惊呆了。继续披着雨衣赶路,准备随时再次遭遇雷雨,太阳却出来了,而且是暴晒,雨衣内原本淋湿的衣服更是缀满汗水,山神真是想要虐杀我们于此地。

脱下雨衣继续前进,溪水微涨,原来露出水面的岩石现在成了浅滩,不过,倒还可以克服。志志再次在行进途中涂抹防晒霜,上次的那层已经被雨水冲掉了,这次因为走的太急,抹的实在是太多了,除非一场大暴雨否则真洗不掉。老天,又阴了。到了预定探路地点,大家原地休息,大队长带着老贾和李羽再次攀登昨天中途放弃的地狱之路,老暴带着我向下游某一可能山脊摸索而去。

攀上拦住视线的巨石眼前出现的是另一块巨石,从各种角度尝试终于站到了巨石之颠。脚下是一条沟壑,疯长了不知多久的密密麻麻的树掩盖住沟底,遮蔽住每一丝大地,注视了两分钟竟然无法判断到底还有多深。仰头望去山谷斜插至两峰之间,而判断这条山谷的走势却只能依照漫漫绿色的高低错落而定,而此时山风又起,谷中一片阴暗,洗刷防晒霜的暴雨就要来了,我们只好返回休息地。

到达小队集中地前一分钟雨开始下,并不很大,我们一边聚拢行囊,从容穿上雨衣找块岩石坐下闲聊着天气嚼着红薯干一边等待3人小分队回来,直至此刻也没有人想到这里就是我们二上云蒙山的终点。雷声滚滚而来,雨越下越大,刚刚还在溪边耍单的红飘带也蜷在石头上不动了,该死的神山将所有的巨石都严丝合缝的镶在了地上,所有的树木都长在了山上,害得我们只能披着雨衣傻坐在雨里等待。

想起了阿甘说的:有一天开始下雨,足足下了四个月。各种各样的雨漫天泼来,戴着几千米的落差打在背上生疼,起初我们还在耻笑云梦山神,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而后被打的鸦雀无声,雨不停的下,可怜的3人小分队还在山里奔走,韩非雪犯了病似的念叨可怜的贾煜明,唉,还是有个媳妇好,这要是我也在山上,会有人念叨我吗?山谷中一片迷茫,天已经被水幕遮掩,放眼望去感觉自己像一条池底的鱼。

等待了半个小时,不停的向神山检讨,雨小了一点点,小声骂了李岩一句要不是这斯耽误的半个小时没准我们就不会此刻坐在雨中赏雨了,雨又小了一点点,于是13人一起大骂李岩,满山谷回荡着这斯的恶名,奇迹出现了,滂波大雨变成了斜风细雨,溪的上游出现了3个人的身影,三个最

相关旅游攻略

《赵氏孤儿》

TIME:2010.12.14  19:50 PLACE:西城区西宫电影院 PEOPLE:2 PAY:¥30.00/人 半价日看电影来这里还可以。 电影给我感觉前紧后松,前面诉述的故事节奏非常快,看得人直揪心,可是突然间,电影彷佛突然停止了一样,所有故事情节全变得缓慢基本上失去了节奏感。 主人公赵氏孤儿的心理描写也含糊不清,基本上硬生生的就将主人公的爱恨情仇给来了个180度大转弯,非常不合常
      阅读全文»

柴锅居

TIME:2008.10.04 pm5:30 PLACE:四季青桥西·广本4S店东侧路往北走到头·柴锅居 PEOPLE:13 PAY:¥? 送毛毛走,所以算是家庭聚餐。 真的是灶台底下烧劈柴,然后是用柴锅炖鱼,味道确实不一般! 08-10-04_16-59 08-10-04_17-04 08-10-04_17-29 08-10-04_17-31
      阅读全文»

香山半日游

这2天北京的雾气真大,搞得在香山上面照的远景都是雾蒙蒙的 从696公交下来到香山北门的那段路,就已经值回票价 从北门上去,爬到香炉峰,整个还是很陡峭的,下山走东门的路就很好走 在广东,只有一些小城镇的山水才能找到相同的感觉
      阅读全文»